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三十八章 但使龙城飞将在(下)
听书 - 这个剑修有点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八章 但使龙城飞将在(下)

这个剑修有点稳  | 作者:暴走叉烧包|  2022-09-26 15:23: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凄厉的厮杀声,沉闷的哼喊声,以及震天的法术轰鸣声,在南城墙附近不断响起。

像潮水一般涌来的魔族,竟然是迟迟拿不下这段城墙。

虽然这是因为此时魔族将真正的强者都集中于另一处战场,将大部分力量都放在龙城关中其它区域。

但是,南剑阁剑修意志之坚韧也不容置疑。

昌古剑主没有转头,可他也知道自己身旁的南剑阁剑修如今只剩下半数不到。

他也没有把目光放得太远。

因为其它地方的事,他也无能力去管。

即使是南城墙,他也很难守下。

但是,昌古剑主并不颓废,并不难过,也不失落。

尽力而已。

只要是在临死前,至少都杀了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就够了。

如此这般,就可以挺起胸膛,骄傲地死去了。

巧的是,剑修便是最擅长杀伐的。

所以此刻,昌古剑主很庆幸自己是个剑修。

他提起手中昌古之剑,纵身向前,一剑砍下,将一个魔修的身体劈成了两半,然后向两边分开。

他则是沿着魔修分开的躯壳,长剑继续向前。

忽然,他握剑的手一僵。

纷乱喧闹的战场,也随之安静了一瞬。

因为,此刻,南剑阁剑修的前方出现了一些人。

没错,是人。

但,并不是援军。

龙城关尽数陷入纷乱,水深火热,也无人在此时还能支援他们南城墙。

出现的是浣灵宗修士。

人数并不多,数十位而已。

但是每一个,都曾经是浣灵宗的高层修士,在龙城关之中地位不凡。

可是,此时这些高层修士却是出现在了魔族的阵营之中,出现在了南剑阁剑修的对面。

昌古剑主眯起眼睛,望向对面。

随后,他嘶哑着声音道:“所以,魔族之所以会出现在龙城关,是因为你们,是因为浣灵宗吗?”

那数十个浣灵宗修士之中走出一个清瘦老者。

他身着一套青袍,衣袍之上绣有一轮黑日与一轮残月,互相交汇又泾渭分明,犹如一副太极图。

浣灵宗的三大掌教之一,太阴掌教。

“是我们。”太阴掌教承认道。

“背叛的感觉如何?”昌古剑主没有去问原因。

他们既然如此做了,那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就都不重要了。

“我可没有背叛。”太阴掌教意味深长道。

“不过,你也无需知道其中缘由,毕竟一个死人,知道再多又有何用?”太阴掌教嗤笑一声。

昌古剑主见此,脸上并没有露出丝毫的愤怒,也没有丝毫的胆怯,只是握紧了手中之剑。

这些情绪,在这种时候不但不利于战斗,还会是助长敌人的气焰。

昌古剑主用手指轻轻抹过自己的三尺剑锋,最后缓缓举起长剑,斜指太阴掌教。

他忽然大笑起来。

“浣灵宗为中灵域第一宗,但是那又如何?”

昌古剑主将笑声逐渐收敛,冷漠道:“今日,我南剑阁便以下克上!”

“谁愿意陪我一起?”他问道。

他周身的所有南剑阁剑修齐声应道,毫不畏惧,有的只有疯狂的战意。

于是,长剑齐鸣。

..........

龙城关,东墙。

这里才是龙城关的主战场。

龙城关之中,共有七个尊号境修士。

浣灵宗独占四尊,分别为四灵主宰:青龙主宰、朱雀主宰、白虎主宰、玄武主宰。

兽修的尊号即为主宰。

随后,浣灵宗之下的五大顶级宗门中,又有三位尊号境修士。

黎星道主,九莲灵尊以及清风武帝。

这便是龙城关所有的尊号境强者。

而如今,龙城关七大尊号强者,足有六尊都聚集于东墙。

六位尊号境强者,以浣灵宗的三大主宰为一方,中灵域五大顶级宗门强者为另一方,

单单是他们散发的威压波动,便令周围的空间微微扭曲起来。

“朱雀主宰、白虎主宰、玄武主宰........你们这是在叛族!”黎星道主看着对方阵营,声音轰隆。

浣灵宗的三大主宰对于黎星道主的指责与质问,并没有做出答复。

朱雀主宰冷哼一声,“动手!”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三大主宰向前踏出一步,脚踏虚空。

他们三人的脚踩之处,如湖面一般泛起一层一层的涟漪,他们身上则是闪起璀璨而夺目的光芒,神力被催发到极致。

光芒愈发炽盛,最后是冲天而起,射向天穹之上的那轮明月。

轰隆!

天上明月阵所升起的那轮“明月”顿时绽放出一道更为强盛炽烈的光芒。

锵!

月光化为一道神芒,连通天地,激射而出,甚至是如一柄长剑出鞘般,发出金属颤音,又如同龙吟般,响彻九天。

可怕的景象出现。

这道月芒在天穹之上蜿蜒曲折而过,所过之处有耀眼星辰闪耀而起。

总共有九颗星辰在这时被点亮。

九星连珠,再加上那一轮明月,连成一条直线,洒下十万道月剑。

十万道月剑在下降的过程中极速放大,每一根都变得顶天立地,矗立在天地之间,通天动地。

如此恐怖皎洁的月剑,每一柄都神力无限,可以灭杀十方敌,一齐向下斩落而去。

而且,它们不是随意地斩落,而是构建法阵,交织在一起,笼罩乾坤。

每一道月剑都是一个阵点,十万道月剑便是构建成一方世界。

这个场面奇异而又壮观,瑰丽而雄奇。

这种景象让三位尊号境修士面色微微煞白。

身为龙城关守关修士,他们又如何不明白明月阵的强大呢?

正是由此阵相助,他们才能威慑实力远胜己方的魔族。

但是今日,将是由三个尊号境修士操纵明月阵来对付他们三人。

结局显而易见。

月剑即将降落。

黎星道主、九莲灵尊、清风武帝,三人在此时都是不由自主绷紧了躯体,心神摇曳。

清风武帝神色肃穆,浑身跟着发光,各种宝术绽放。

他凌空腾跃,挡在黎星道主以及九莲灵尊之前。

即使已经修行到道主以及灵尊,但依然改变不了法修与灵修肉身孱弱的事实。

虽然这个孱弱,只是相对尊号境而言。

而清风武帝身为体修,身为武帝,就有责任挡在法修与灵修的前面。

这是修行界默认的潜规则。

清风武帝肉身放出无尽的宝术,连在一起,全面大爆发,无比的壮观。

那十万剑,如月河般打了过来,几乎是要将清风武帝的肉身所淹没。

当!当!当!

万剑齐发,无尽月华冲击,全部打在清风武帝的身体之上,火星四溅。

“倒是能抗。”朱雀主宰看着这幕,淡淡道。

随后,他双手一合。

又有万道月剑便是张开,转而钩织成一道道的锁链,形成一个剑之樊笼,欲把清风武帝困在其中。

不是杀不了,是要留着最后杀。

咚咚咚!

巨大的响声传来,可以清晰看到剑之樊笼中,清风武帝肉身璀璨,拳头上有着毁天灭地之势,正在轰击着樊笼,不断冲击。

明月阵乃道祖所设,具有通天之力,又岂是那么好破的?

浣灵宗三大主宰根本是不慌不忙,身形巍然不动,见暂时困住了清风武帝之后,对视一眼,三人仿若心意相通一般,同时一声轻叱。

剩余的八万道月剑,分成两拨,全部倾斜,剑锋指向前方,一声呼啸,若汪洋般汹涌齐动,斩向黎星道主以及九莲灵尊。

宛若一片月海在沸腾,让人根本看不清真实景象,只能感受到无尽的伟力。

虚空在湮灭,天地被撕开。

黎星道主与九莲灵尊冷笑一声。

他们虽然肉身孱弱,但修为既然已经到达尊号这个极致,就不可能没有防御法术。

可刚刚清风武帝为他们拦下明月阵的第一波攻势之时,他们却好似无动于衷,没有赶忙施展防御术法。

这自然不可能是他们愚钝,更不可能是被吓傻了。

他们只是在借着清风武帝为他们争取到的这瞬息时间,酝酿杀机。

要知道正是借着明月阵,他们龙城关才能以弱胜强,拦住势大的魔族,让他们不得龙城关而过。

可如今,局面却是三对三。

掌握明月阵的浣灵宗三尊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这点,黎星道主、九莲灵尊以及清风武帝三人都是心中有数。

这种情况下,被动地防御,顶多是让他们多支撑些许时间。

但是这些许时间,于战争无丝毫意义。

所以,他们唯有攻。

只有攻,才能做出些什么。

黎星道主与九莲灵尊同时发动施展攻击。

一道星光从黎星道主的手指间绽放。

那是一枚眼泪般的法器,划过虚空。

初时很细,也正是这样,它才能从如河水般涌来的月剑之中找到空隙,穿梭而过。

在通过那片月剑之后,星光越加粗大,席卷天地。

白虎主宰笑了。

他不以为意地双手合十。

月光再度绽放,一道由月光形成的光罩便是将他的身躯笼罩而住。

明月阵的力量,从来都不只十万道月剑。

不然,它又何以震慑魔族?

星光如龙,狠狠轰在那片月罩之上。

月罩只是微微颤抖。

另一边。

九莲灵尊的上空,一庞然大物骤然浮现。

那是一朵无尽瑰丽的莲花,一层层堆叠而上,共有九层,花瓣百零八朵。

莲花刚一出现,便是解体绽放。

嗖!嗖!嗖!

一时间百零八朵花瓣全部扫荡过去,径直撞向漫天月剑。

可是,两者却是错身而过,明明在视觉上是相撞在一起,却是不发生任何碰撞,好似不存在同一片空间之中。

因为,九莲灵尊施展的乃是元神攻击,尽皆无形。

“是九莲魂术。”玄武主宰道,一眼看出了九莲尊者施展的手段。

事实上,共同镇守龙城关如此多年,他们不说对彼此了如指掌,但是对彼此大致的手段,还是十分清楚的。

九莲魂术,乃是九莲灵尊最出名的手段,杀人元神,直攻神识海。

“只不过,我们最不怕的恰恰就是元神攻击啊。”白虎主宰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他伸出手,轻轻一弹。

一点黑光从他的指尖绽放。

白虎主宰心意一动,神情淡然无比。

以他的指尖为中心,只见一朵巨大的黑色莲花开始显现,莲叶轻轻摆动。

嘭!

九莲尊者九莲魂术所化的莲花花瓣刺在了缓缓荡漾着的黑色莲花之上。

莲叶摆动,竟然是将无形的花瓣尽数拦住。

“莲花,我也有。”白虎主宰轻笑道。

“你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区区九莲魂术又能奈我何?”他淡漠说道:“论元神.......我们才是行家。”

九莲灵尊惊呆了。

他能接受自己的攻击被拦下,但无法接受是这么轻易地被拦下。

“你们到底是谁?”他不敢置信,失语道:“这怎么可能.......”

身为兽修的玄武主宰,此时展现出的对元神的造诣,却是比专修元神的他还要可怕?!

这怎么可能?

这就像一个机械师比肉坦还肉,说出去谁能接受啊?

白虎主宰露出讥讽的笑,张嘴正要说些什么。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道黑色电蛇在这时划破长空,从天而降,越过了万丈月芒。

那是一个剑修。

中灵域这片地域上的最强剑修。

南剑阁宗主,北虹剑主。

为何南城墙之上只有南剑阁副宗主昌古剑主?

因为宗主北虹剑主守的是面向魔族的东城墙!

北虹剑主的全身闪起了耀眼的光芒,而后这耀眼的光芒完全集中于他手中的北虹剑之上。

这是以自身生命为代价的一剑。

无尽的天地之力以及北虹剑主所有的生命力都融于这一剑中。

下一刻,北虹剑主抛出北虹剑。

哗!

北虹剑以飞剑姿态射出。

从天上来的,除了月剑,还有北虹剑!

就仿佛一颗流星划过长空,愈来愈耀眼。

这一刻整个虚空仿佛都安静了。

龙城关的三位尊者都在关注着这一剑。

他们明白,这是北虹剑主以生命发出的一剑。

他们虽然伤心,却也期盼着,期盼着这一剑能成功。

龙城关并没有剑仙,但有北虹剑主,一位拥有九境战力的八境剑修。

而剑修的攻击力向来是举世无双的。

所以,单论杀伐之力,这一剑,将是黎星道主、九莲尊者以及清风武帝都不及的一剑。

他们诸般手段齐出,便是为了掩护北虹剑主的这一剑。

“北虹剑主........绝命一剑。”朱雀主宰皱起了眉头,淡然的脸色第一次发生了变化。

这一剑,没法躲。

…………

而在发出这一剑之后,北虹剑主就已经是闭上了眼。

一出手,便是绝命。

绝的是自己的命。

其中之果断不足与外人道也。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北虹剑主脑海中浮现起半刻钟之前那一场简短的谈话。

“我们已经败了。”

“守不住了,今夜龙城关必然陷落。”

“这是事实,不用否认。”

“单单是浣灵宗三尊,在他们动用明月阵的情况下,我们就不是对手,更别说还有实力远胜我们的魔族。”

“既然结局已定,我们就要以必败的心态去打这场战。”

何谓必败的心态?

“既然必败,那我们就败得漂亮一点。”

他们不能等着魔族来杀。

他们要主动求死。

只有求死,才可能换来敌人的死。

只有绝命,才有机会绝敌人之命。

这就是他们的必败姿态。

..........

南城墙的战斗,还在持续。

昌古剑主带领着宗门剑修,死战南城墙。

此时,他的右臂处早已空空如也,血流如注。

他并不在意。

因为,他拿右臂换的是那个不可一世,骄傲无比的太阴掌教的一条性命。

值得!

痛快!

他也不在意自己杀了多少敌人。

反正,只要想从他这里通过南城墙的敌人,不论是来自浣灵宗还是来自魔族,都已然变成了一具尸体。

只是......

昌古剑主视野已经逐渐模糊,法力早已枯竭。

只是,他已经很疲惫了。

而且,他已经很久没听到其它的剑鸣之声了。

最后,南城墙的战斗被一把背后捅来的刀所终结。

一柄刀从昌古剑主的背后通入,穿心而入,最后再从他的胸前捅出。

猛烈的力量,几乎是一瞬间就从刀中散开,直接将昌古剑主的生机尽数湮灭。

在生机残存的最后一息时间,昌古剑主没有回头看,只是死死盯着身前的魔修。

他知道,南剑阁的剑修都已经全部牺牲了。

因为,他一直冲锋在最前。

所以,只有战友都倒下了,他才会被背后的敌人所伤。

南剑阁,已经战至了最后一刻。

“要是能再多坚持三息时间就好了。”他最后想。

再给他三息时间,他就能杀死眼前的魔修了。

但使龙城飞将在。

今夜,他们所有南剑阁剑修便是飞将。

在他们死之前,绝不会有一个魔族能通过南城墙。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